扶她。并不真的带把儿但是自称扶她好玩!就是这样nya☆

赞美最后一句

Quinceeeeeee:

我就没想吃过缸门组cp,因为猴面太甜了,缸还是闪边吧基本上没戏


但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吃咖喱骨科找虐,还有哪对呢?


欢迎各位吃马缸,还有颜缸


马老师(Johnny Marr,the smiths吉他手)


是第一位喜欢oasis,欣赏缸的人,堪称伯乐


送吉他,一起去看球,马儿对缸是真的好


等同于kingsman的蛋哈了



至于颜爷(Paul Weller,the jam,the style council成员 mod教父)


大概是全宇宙唯一能对付缸的人(详细...

瓷杯 布偶 暴风雪(2)

有时候我会回想起柑的面容。

那时候我们还是同班同学,恰好也同属于学校的音乐社,高一时无甚交集,到了高二后半才不知不觉就发展成了会偶尔一起度过课余闲暇时光的关系。

那并不代表我与她之间曾经是如何的亲密。但我依旧会在某个短暂而细微的瞬间因为她并无冒犯之意的话语和行为产生些不值也不该一提的不适。也许我只是不喜欢被人凑得太近、被人揣测的感觉罢了。

非常、非常厌恶。

而我作为她的好友的时日盘算起来并不算长。要数的话,也仅仅是比两个学期要多那么几天而已。 极其偶尔,我会在放学以后去大多时间里只有她与胤两人的家里喝点茶或者一起做作业什么的。

十五岁的少女,悠长舒缓的下午以及温吞冒着白气的...

给大噶表演一个失恋
失恋了。有没有人知道"proud dad"在字面以外的释义啊,麻烦告诉我一下

抽到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哭哭)

今天也没有。

也没有。

一个破草稿

没有。

一辆迦周车

是之前跟姬友一起交流脑洞的时候她说想看的梗,一篇为肉而肉为肉而肉为肉而肉的无脑车很重要说三遍。大概就是“电视主播x拉丁语教授”的设定?(因为主要篇幅都是车所以其实无视掉也没什么关系

有错误或者OOC的地方欢迎指正!但是有些逻辑不通的地方可能我记几也无能为力了(´°̥̥̥̥̥̥̥̥ω°̥̥̥̥̥̥̥̥`)

不介意就请往下翻


===============================================


“今天的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白发黑衣的青年收起笔,向面前年纪相仿的教授微微欠身,向客人表达谢意,修长的手指在操作台上按动几下,结束了这...

瓷杯 布偶 暴风雪

屏幕上时间显示着十一点十二分,窗外在下着暴风雪,这是此时此刻我所确知的两件事。

两天前他摔碎了几个啤酒瓶和我平日喝茶用的马克杯,走出了这间屋子。客厅里的残渣我还没有收拾。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勤于清理打扫这类活计的人——倒不是说在另外某些方面我就异常勤快了怎么的。

只是无端地,在这么一刻,风雪呼啸的窗外、面前暗淡的电脑荧屏、还有隔壁客厅里的残局都在这个母亲出差的夜里带上了一种安抚性效果。

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合上电脑、起身套上毛衣和外套,在黑暗中绕过那片仿佛亘古至今一直呆在那儿的碎片,打开房门踏进了窗外的风雪中。


两天前的下午在我家留下那堆烂摊子的混球儿是胤。两天前他离开以后整个城市就下...

1 / 2

© 嚷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