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当黄文写手。

以及,对他的念想(守望者AU。一个坑,真的是坑

两年前的突发脑洞。所以说啦是坑。但是因为很久没有产东西人又懒又嫌自己lof太空旷就搬来了。当时似乎是想写超蝙两人(或者还有正义联盟吧……可能)以普通人的身份(当然啦超能力还是有只不过不是出现在人们面前的英雄罢了)生活在守望者世界里的故事。

当时写了这么点忽然意识到自己历史政治学得都不好就不太敢瞎胡乱往下写了,以及我真不知道下回更文是啥时候。以及名字是随便起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是这样不负责任一个扶她。

想看的小天使就随意看看吧……

----------------------------------------


    当堪萨斯男孩踏入那块墓地时,天空还是往常那样灰蒙蒙的青色,下着些微的小雨。
    那口盖着国旗的棺材还未沉入土坑中。蓝色的超能力者和另一些英雄站在棺边。墓地外那个举着牌子的矮小青年有着棕红色的鬓发,罗夏,克拉克知道他。解决了身世之谜,从北极回来的头几个晚上克拉克便在观察这位守望者。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想起在面罩里混铅。
    躺在棺材里死着的是笑匠,克拉克小时候便常在报纸上看到的……英雄?或许是英雄。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事总给人一种阴冷之感,在葬礼上则更显凄凉。这个嚣张的家伙是怎么死的?连站在碑旁的寥寥几人都不知道(除非凶手就在其中),也没人太在意。某天晚上布雷克家的窗户突然破裂,可怜的老艾迪从里面摔了出来,还有他那令人发笑的胸针。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了。代表末日的指针仍在向零点靠近,人们自顾不暇。有人爱他,无人爱他,也都是那么回事儿。
    谁征服了死亡的恐惧,谁就深信自己不朽;谁没有这种恐惧,谁就实乃不朽。这句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空洞言论是谁说的来着?完完全全是局外人的克拉克百无聊赖想着。
    这时克拉克注意到身边一对上了年纪但仍优雅高贵的夫妇,在他们身边陪伴的年轻人(好吧,和堪萨斯男孩差不多大)应该是他们的儿子。年轻人看起来谦逊有礼,又有些心不在焉。身上那套礼服看起来值克拉克在肯特农场里辛勤劳作上好几年的收获。
    克拉克对财富兴趣不大,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有种上前与他攀谈、结识的欲望。但愿这并非因为那是个漂亮男孩。
    克拉克看似闲散地踱步,靠近那个男孩。“真是个可怜的男人,不是吗?”真是糟糕,他怎么会用这样毫无意味的话语来搭讪?
    年轻人有点诧异地偏头瞧了瞧克拉克,不过好在没有完全把他当做空气。“笑匠?那是个混蛋。只是这群守望者曾经对我们家有恩,嗯,就是这样罢了。”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年轻人的眼睛比此时的天空要更幽更蓝,跟他被微微沾湿的黑色短发很配。不管是短暂地瞥你一眼,还是偏回头继续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时,都好像能把人直接吸进去,包裹在一片幽蓝中搅拌,融化一般。
    哦,对了。是齐奥朗,狡猾的老家伙。克拉克抬手把伸出额前的一撮卷发掖了回去。
    他说不上话来。说什么?“嘿,你的眼睛真蓝啊,虽然我的也是蓝的。我总感觉我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盯着你这双眼睛活一辈子,能认识认识你吗?”?这可明显不是青涩的农场男孩能够驾驭的了的直白风格。那么回答点有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内容呢,“呃,其实我这两天才发现我是个外星人,而且我的老家早就毁灭了,就‘轰’的一声,你知道。然后我开始感觉自己能在这颗地球上做点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但问题是现在这里好像不太缺英雄,英雄也不怎么受欢迎。所以我来围观一下现任英雄的葬礼。啊,我好迷茫。”?那好像也不是很对。
    “有恩,那很不错啊。”半天克拉克只是憋出一句更没有意义的话。

评论(10)
热度(5)

© L'OeuvreAuNoirIsb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