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当黄文写手。

影中人

因为人实在是太懒了产出实在太少了,这篇文当年被我四处搬到了各种地方。


被我搬到了各种地方。

也因为这个被吐槽了好几次。

我似乎曾经答应要给它写个补充的HE结尾的…………呃,也许终有一日是会写的吧。

-------------------------------------------------------


超人死去后第二年,黑骑士在大都会的巷子里看见了那个男孩。
超人死了。不同于正义联盟的其他人,黑色骑士对这一现实接受态度良好。当然啦,人们会说,凶手可是他自己,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这样刻薄的话也不会让骑士动容分毫。毕竟事实就摆在那里:地球承受不了一个心智失常的氪星来的暴君。那一天说不准何时会来,而黑骑士反倒有些庆幸是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习惯了一个由超人来拯救的世界的满怀敬畏的后人可不值得交付信任。
好吧。其实黑骑士也有些惊讶于第一次亲手杀人时自己的无动于衷。那块沾染了血液的氪石仍保存在蝙蝠洞里,还有冰冻的超人尸体。
话题回归到男孩。那是一个十几岁大的普通瘦弱男孩,头发还是柔软直顺的金色。除了眼睛同样是天蓝以外,黑骑士可以发誓这孩子跟那个氪星佬没有半分相像。男孩身上披着半块颜色鲜艳张扬,不知从哪扯来的红色布料,这也没有什么稀奇。超人死去还不是太久,大都会的人们仍旧做着有关他们的外星英雄的梦。尤其是这样的孩子。
不太对的是影子,影子。
黑骑士心血来潮顺带来大都会巡逻,在某个巷子口偶然瞥见了身披红布的男孩,巷外斑驳变幻的灯光投射进来,布料飘动间墙面之上的影子竟有一瞬间如此高大、英武而熟悉——
Kal。黑骑士几乎要脱口而出。
恍神之间男孩已经注意到了他。“你是代替超人来保护我们的吗?”男孩问。十几岁大的少年真不应该如此天真。
“孩子,你不该晚上在这里闲逛。”黑骑士用它会吓坏小孩的声音答非所问。
没有下次了。黑骑士暗自唾弃自己一声,消失在了街巷之间。

回到洞穴之后黑骑士去看了一趟超人。
不到一年前的时候,他差不多天天要来趟这个房间清点氪石的数目,直到那一天。事情结束以后他把数量巨大不曾也不会再派上用场的氪石另外收好,将这房间改造成了一个冷室来安置超人的尸体,此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过这里。
操。黑骑士暗骂一声。虽说是把人扔这里冻起来了,不过他也早想过这颗小星球上大概压根没有什么微生物能消化得了这个外星物种。躺在柜子里的超人在一小室的天寒地冻里看起来就好像只是忘带了孤独堡垒的钥匙,睡在家门外面一样心安理得。黑骑士仿佛都能听见血液循环在氪星皮肤下哗啦啦的转动,供给氪星佬一个这么不像死人的好脸色。
黑骑士叹一口气,关掉了制冷设备。说不定真的是见鬼了呢。他盯着超人胸前一大片干涸了的血迹心想。
B。彼时氪星人用这样平静、明媚,宛如阳光的声音向他诉说。我知道我总能信任你。

此后黑骑士仍旧偶尔会去大都会巡逻。罪恶感作祟吧。他这么嘲笑自己。正义联盟的前任主席已经逝去,也没什么人来再去求他做劳什子的顾问,
Bat,我们知道你很悲伤。红红绿绿的超级英雄们摆出了同情的姿态,什么都懂的火星猎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站在最后一声也不吭。
总之正义联盟仍旧需要金主,却没再需要过蝙蝠侠。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只是别指望我能上树救猫。
大都会的治安比哥谭要好上太多,一如它不变的阳光。没了超人卢瑟也很少闹腾。有时黑骑士就杵在那儿,既不在监视也不在走神。
黑骑士下一次见到那个影子是在几个星期后。
那是大都会公园里的一尊超人雕像,市民们在他妄图统治他们后也没有将它拆除。夜风猎猎中昂首屹立的石雕脚下的黑影竟张开了双臂,那风的音色这样叫人怀念——
Bruce。风说。
这一次黑暗骑士的反应镇定到值得褒奖。他就看着那道影子在须臾之间变回原形,耳中的幻听回归到萧萧风声。没有半分愣怔,没有半刻僵立,转身就走。果真“没有下次”。
他想起那块氪石。见鬼的从没有人告诉过他杀死超人只需要用到这样巴掌大的一块氪石,枉费他长久以来收集下的那么多。
可是超人死了,黑暗骑士本就抱着杀死或者被杀的决心。
当他把那块超人亲手交予的氪石刺入超人的胸口时,暴君那双被疯狂和执念魇住的双眼看起来却是温和而澄澈。Bruce,暴君就只唤了那么一句,好像竭尽了一生的,一生的……感情?
什么感情,黑暗骑士不知道。
后来一切就是人们知道的那样了。超人脖子上那颗脑的电波变成一片有地球医学证明的死寂。妈的,骑士可不知道氪星人是不是像蟑螂一样还在身上藏了另一颗脑。有也活不成。总之就地球生物标准而言,超人早死了。
只留下那声Bruce在颅腔中千转百回,化进骑士的血液。

当他作为Bruce·Wayne去瞭望塔视察时,那道影子穿透宇宙,从只缀着点点繁星的漆黑窗外降在再无他人的走廊上,本就晦暗的光线下模糊看去几乎包裹了他。
只是人类(此时此刻,而非怪物、异装癖、英雄什么的)的Bruce用两手捂住了脸。Kal。他嘴唇翕动无声拼凑出三个字母的发音。
超人形状的影子双臂收缩,脊背躬起,仿佛正怀抱着珍宝。哈,是谁说温情能让人类心软?与这外观相似,更具实感和力度的拥抱也不曾使骑士动摇。
“Bat,你很悲伤。”
喔该死,连冷不丁冒出来的火星猎人也这么说。
“那又怎样?愤怒对于蝙蝠侠或许还有点用处,但是悲伤没有。”用属于黑骑士的声调回复的Bruce并未回头,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当火星猎人接收到蝙蝠侠的悲伤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也许只是没有表情,谁知道呢。他同样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悲伤,让向来寡言的火星遗民都要过来亲口提醒。
Bruce径自迈开步子,离开了瞭望塔。
是谁说温情不能让外星人心软?若真如此,钢铁之子又怎么会死在区区一个人类手上?

Bruce正在某一天经人提醒才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与姑娘约会了。
“连性感迷人的超人都能被跟他要好了那么久的我那位哥谭老乡杀死,这世界上的事谁说得透呢?我都要对人间深交畏惧上三分。约会?过一阵儿吧。”哥谭宠儿的脸上是他惯有的懒洋洋的似笑非笑,不管是那位不似Clark·Kent那么熟悉Wayne先生的小记者还是公众都猜不透Brucie宝贝儿到底怎么想。
“超人先生曾经差点统治了世界啊?”
“嚯,谁管呢。我那蝙蝠老乡可是连小丑这种坏家伙都能一次次生擒再等着他从阿卡姆逃出来,反反复复都不嫌腻。对于偶然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的紧身衣傻大个儿,也肯定有什么用不着杀了他就能拯救世界的法子吧。”
“阁下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比如用一两次火辣辣的性爱感化他什么的?要知道超人先生可不是是个哥谭人就爱。这可是我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处呢。啊,真遗憾。”Brucie宝贝儿脸上绽出恶劣的笑,故作姿态地伸出舌头,摩擦过牙齿舔了舔上唇。
有血的咸味。

超人的死到底改变了什么?黑骑士不去想,Bruce说不清。一定要讲的话,正义联盟正常运转,小猫自己能从树上下来,可敬的普利策女士再作死也总能得救。如果说地球少了个硬得像铁的外星人就会停止转动,才是真的可笑吧,
那就没有必要为此担忧。
希望?唔,那东西永远不灭。
超人的影子还是会出现,间隔不长也不短。有时在大都会,有时在外太空。哥谭城的阳光太少了,跟钢铁之子的气氛一点儿也不合,好像也没妨碍它降临在Wayne家的庭院。
影子尤其喜欢出现在孩子身上,骑士才不会费心琢磨其中寓意。孩子们幼小的影子被拉长,拉长,在某一刻突变成超人,然后在下一刻平息。好像他们正被他在无形中庇佑着似的。
覆盖在死物或者骑士的影子上时,它则显得颇为急切。那其实有一点让人尴尬,骑士觉得它看起来想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只不过形影相吊谁也碰不着谁。
Bruce问过Alfred他看起来有没有得精神分裂的前兆。耐心听完影子故事的管家爷爷起身去拿小甜饼,也不表态。
算了,只要还没到了会对着影子扑上去的程度,就不至于要早早退休去乡下精神病院疗养。
之后的某一天Barbara和黑暗骑士共同行动,忽然小女孩“哇”地叫了起来。地上少女曼妙的曲线变成了一个倒三角形身材的筋肉男,额前还有一小撮卷发。
哥谭城的夜晚喧嚣嘈杂,骑士能听到机车引擎的轰鸣,街巷里的调笑。
这一回影子停留的比较久。
Bruce,我很想你。
不能。绝对不能因为没有实体的东西而精神恍惚。
“Bruce!Bruce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他在这里!”少女雀跃起来。这一年中他克制着隐藏着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敏感又情绪化的少女心泛滥起来可真够没边儿,遇到这么灵异的事先想起来的竟然不是害怕。
至少骑士可以在精神疾病方面的担忧上松口气了。
阴影般的骑士就一言不发地站着,等着小姑娘停下蹦跳,笑容褪去。
“Barb,那只是一个影子。他出不来,我进不去。”他还是说了。该死。
“Bruce,别……”
“该走了。”
此后黑暗骑士便不再说话,二人之间回到了喧闹的沉默。

超人的死人脸还像上次Bruce访问时看到的一样好。Bruce都要以为时间在这个见鬼的房间里停止了。
Kal。Bruce想说。你的影子阴魂不散。它阴魂不散。
我不知该怎么办。
Kal。Clark。小镇男孩。记者先生。Bruce搜肠刮肚想拿他曾用过的每一种称呼来呼唤超人,看看哪一种会让氪星佬猛地惊起。
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接近僵硬的动作俯下身,把自己的唇挨着氪星死人的。
没有阳光一样的温度。超人的嘴唇一片冰冰凉凉,果然是个死人。
只有柔软而令人安心的触感。有那么一会儿Bruce想一口咬下去,看看能不能再钢铁之子的脸上来个史无前例的世界最佳牙印。
Kal,在你死去之后人们依旧崇敬你,体谅你曾经受的苦难,感激你加诸世界的恩德。……最后赢的还是你。Bruce把这些话攮进超人嘴里,含含糊糊磨磨蹭蹭。
Kal,你建立不出一个乌有之乡,可你本身……就是奇迹。
十几年前哥谭剧院外的孩子正在走来,取代了Bruce所站的位置,毫无改变地趴在死物身上哭泣。
原来我从未习惯你的离去。

评论
热度(5)

© L'OeuvreAuNoirIsbn | Powered by LOFTER